头条新闻

>

新闻详情

职业农民桂永帅2:成功背后的小辛酸

发布者:

鞍山六和敬富硒农业科技有限公司

发布时间:

2021/9/29 0:55:03

浏览量:

2454

桂永帅说,这么些年自己取得最大的成就是解决了农户对他的信任问题,结果虽圆满,过程却无比揪心

看过《乡村爱情》的人们说,桂永帅长得有点像村长“富贵儿”。

一群村民反驳:“凭桂总的能耐,给个‘王大拿’咱也不换。”

一个农民企业家的能量有多大?

鞍山农民桂永帅从事富硒农业推广7年,带动了43个乡镇3万户农民快速致富。评论说,这7年他相当于帮助当地村民向前奔跑了20年。如果每个乡每个镇都有一个桂永帅,那就不愁富不起来。

然而知易行难,人们看到的说到的都是眼前成功的桂永帅,时间一旦倒推,记忆深刻的往往不是那些成功的往事,而是成功路上遇到的沟沟坎坎。

那里埋藏着一个新时代农民有血有肉有骨的灵魂。

职业农民桂永帅

鞍山富硒农业先行者桂永帅

“我为啥要跟你合作?”

7年前的一天,桂永帅找来30多个同乡,跟他们讲富硒农业的优势。

那是他第一次召集大伙坐在一起。当时有位农民问他,跟着他干有啥好处。给资金吗?给卖产品吗?给盖大棚吗?”

桂永帅说不。“不给我为啥要跟你合作呢?”说完那农民抬脚走了。不一会儿又有十几人悄悄溜出门。

一次讲解做完,30多人陆续离开,最后只剩下人头三两个。几人互相瞅了半天,下了很大的决心:他们说你在扯淡,可我们想试试。

于是项目在微妙的氛围中启动了,试试看的过程有些曲折,结果很意外。2年后桂永帅制定的富硒农产品精品化策略见到了成效。

由于生活水平提高了,肉奶蛋的餐桌梦想成真,一些有消费能力的人开始注重生活品质,注重水果蔬菜的食用安全,愿意为回归天然的好东西买单。

桂永帅的市场定位很准,他们很快在略高于大众市场的环节打开了销路,在销售额上眼见着开始超越乡里乡亲,逐渐甩开差距,最早参与合作的农户最先成为了当地的农业大户。

千山区一家佟姓农户原本是贫困户,跟随桂永帅做富硒农业的第一年,产品卖了45万元。到了年底,这位新生代脱贫户反倒成了扶贫的人。

吃螃蟹的人不但没事,还饱了口福,口碑就出现了,“螃蟹好吃”的消息在户与户、村与村、镇与镇之间传开。示范带动效应开始出现惊人的局面。

7年过去,如今4个县区43个乡镇的庞大合作规模蔚然成风,包括4000多户贫困户在内,3万户农民在桂永帅的带动下,去年实现创收6000万元,今年的销售额开始逼近8000万元。

全国绿色农产品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姜军参观富硒基地

全国绿色农产品管委会副主任姜军参观桂永帅的富硒基地

“我只信你一半”

桂永帅在2015年开始带着农户着手富硒农业,2年后,国家有关硒含量的食品推荐指标出台,好多人才开始意识到富硒产品和人体补硒的必要性,如今富硒的字眼逐渐突破农产品范畴,成了整个食品行业的流行词汇。

作为农民,桂永帅的想法一直有点超前,超前到让很多人跟不上节奏。

他说这么些年,自己取得最大的成就不是赚钱,而是解决了农户对他的信任问题。

这是一个羽化成蝶的过程。结果虽圆满,过程却有点揪心。让农民放弃多年形成的种植习惯,采用新的方法,接受一个未知的可能,比肉身剥离茧蛹还要难受。

他跟合作农户的试验田经常采用对比种植的方法。一块地,这边做富硒,那边用老办法。结果这种对比却给有些村民造成了心理阴影。

有虫不能打药,青果不能催熟,眼见着老办法那边长势越来越快,这边却几天都没个动静。

心慌、焦虑、失眠,要不问问桂永帅?被开导一番感觉好了些,第二天又回到老样子。一段时间里,桂永帅既是他们的病因又是他们的解药。

一次,邻村一个菜农上门,表示愿意试用他的纳米富硒营养液,按照他规定的方法种菜。合作达成,西红柿种在了土里,几个月时间里投资、施肥、精心打理,桂永帅一次次上门指导,可等到上市前样品拿去检测,却发现硒含量只有指标的一半。

桂永帅满头蝇线,拿着检测报告去找菜农,菜农说这个结果很准确,富硒肥料他每次都是只用一半,因为他一直对富硒农业保持半信半疑。

桂永帅觉得自己的智力被透支了。

他意识到必须得想办法,让彼此的信任有所转变。

他需要一剂猛药。

新时代新农民

争当“新时代新农民”是桂永帅的心中定位

觉醒来得很突然

桂永帅说他最了解农民。

一年忙到头,脸朝黄土背朝天,到了年尾却卖不出钱,气急了耙子一丢:明年我是不干了!

等到来年,又捡起耙子上山。这就是农民。

改变一个人的习惯是很难的。尤其是改变农民的习惯。

有人评价他,带领村民搞富硒农业是“授之以渔”。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他连“鱼”都舍了出去。为了鼓励村民搞试验种植,他免费提供的富硒营养液每年都超过30万元。贫困户的水果蔬菜上市,他把出售的所得的利润全部如数返还。

有人问他,你图什么呢?桂永帅笑笑,我图一个结果。

“如果我在试验田上抽10%的成,就有人敢在种植上含50%的水份,那么整个试验种植就白费了。”桂永帅说,只有用成功的结果才能反推过程的正确。为了大家的长远打算,他宁愿亏在自己身上。

旁人的督促都是外因,只有农民自己意识到需要改变,他们才会真正改变。

2017年开始,桂永帅与各个乡镇联合,大力推广“一镇一品”的规模化作业模式,为了避免交叉,一个乡镇只培育一个果蔬品种,这样大家的利益忽然捆绑了起来,每家每户的检测结果都会影响到他人,一个不合格就让大家都跟着蒙羞。

于是一个自我约束的机制在村民之间建立起来。

想要了解职业农民桂永帅其人其事,欢迎关注“绿色农业网”接续报道——农民的自我约束机制。


分享:

热点推荐
合作社年收入均值超1500万元

2020年度国家农民合作社示范社在基础实力方面,成员出资总额均值为600.4万元,经营收入均值为1514万元,可分配盈余均值为230万元

27602022/1/24
2021农业GDP哪个省排第一?

2021年,广东省以12.4万亿元的GDP,位居全国第一,那么以农业而论,哪个省的GDP最高呢?

50942022/1/21
预警!20日起大面积雨雪来袭

主要降雪时段在20日夜间至22日,陕西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山东及西藏等地将迎来大雪和局地暴雪

22222022/1/20

返回顶部